Meyes

矢手摘星辰。

喜欢秦大甜♡也爱俏俏♡
头像来自一个四岁的ree。
web @Meyes1型病原体

【全职/伞修伞】在遥远的世界〈上〉



*伞修伞only

*时空jump有,年前有,戳雷致歉

*私设重 文笔渣 错字多 逻辑乱 胡扯淡

*ooc&bug可得兼

*一切以心证为主心证为辅……(gun

ready?

go.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在遥远的世界


叶修在刚刚退役那阵子,没给任何人说的,自己跑去了海边。

死宅们平时都很少出门,别说是路程遥远的旅行。

可是叶修偏偏一个人就去了,手机相机还一个没带。

除了被陈大老板又送回来的帐号卡。

他把它放在贴着胸膛的口袋里。

然后?

叶修同志就打着飞的空降q市——自己去了某个没什么人的海水浴场。

嗯,霸图的汉子们对此一无所知。

——开玩笑,要不然叶修还能好好站在那儿嘛。

至于那偏僻要死的海水浴场为什么没人……叶修快到傍晚的时候才下的飞机,抬手一辆出租车就直奔海岸线冲去了,这个点儿有人才怪呢。

除了打算露营烧烤晚上被咸了吧唧的海水水泡个透心凉的年轻人们。


飞机场离着这儿的海岸线说实话不是很远,只是叶修挑的地方……比较,偏。

等他到达目的地,太阳已经快完全落下去了。

没什么人,真的。如果掰着指头来数数现在在沙滩上呆着的人,大概一只手都用不到。

叶修当然不在意这些。

他是来看看这片海的,又不是来看人群扎堆,在海里煮饺子的。

退潮的时候已经过了,海水在等待中,以微不可见的速度准备着慢慢回涨。

沙粒被泛着白沫的海水哗的一冲,一排子蚌类生物的气孔顿时齐齐刷了出来,连成一条线在滩涂边缘延伸。

叶修就这么沿着这线慢吞吞的走到了一大块黑色的礁石旁。

藤壶和绿色的海藻依旧是无精打采的挂在上头,靠后的水洼里还有一尾小小的银鱼。

叶修打量了两下这个看起来略丑的黑色石头,然后把一直夹在手里的烟塞进嘴里。

不知道是不是压抑了很多年的玩心突然起来了,这尊大神居然开始双手并用往上爬。

先心疼一下宅男的体力。

最后他终于,爬,了上去。

……嗯,真正意义上的爬。

好吧叶修承认他只是为了更好感受一下海畔微风的洗礼和更好的看看夕阳。


——小心石头滑啊叶修大大。


现在虽然还没开始涨潮,但是一会儿水漫上来浪就大了。

不过是没人管这种随意攀爬的事情罢了。


不能否认的,站在礁石上看海边落日的感觉确实好。

叶修上来的时候,太阳只有一团子剩了不到一半的金红光亮,还在天海交接的地方远远晃悠着。

大片大片的余晖撒满了几乎半个天空和整个海面。

好像世界的尽头都是绚丽的落霞。

燃烧着的玫瑰红是谁的花园?祭奠着早已逝去的爱情。

头顶的天空依然湛蓝,有一道看不见的线阻隔开了两个世界。任由着那边颜色渲染不断,浅浅的紫罗兰四面八方扩散向水中阴影。

海风裹挟着咸腥的海洋气味,恰似泪水滚落的瞬间。


叶修当然不会无缘无故跑来海边犯病。

那是个和朋友的约定。

和一个已经离开这世界很久的……朋友。


那时候联盟刚刚开始建立。

但是叶修和苏沐秋已经认识了一阵子了。

就算是现在的叶修也依然记得那个少年微笑起来嘴角的弧度。

还有他眼睛里清澈的光。


那次竞技场结束,是叶修赢了苏沐秋。

当他得意洋洋的往本子上再记一笔的时候,就看着苏沐秋一脸深沉的瞅着他,然后信誓旦旦的说——这胜率以后估计是打便全场无敌手以后发达了记得带我们去海边溜达呗沐橙想看看很久了……如此如此。

是挺扯的,苏沐秋也是随口一说,没以为他会当真。

叶修嘿嘿一笑,没摇头也没点头,不过倒是认真的说了个好。


现在的苏沐橙已经看过很多次大海啦,q室的比赛场管离海不远,就两步路。

至于他自己一个人来这里,那就是另一个约定了。


这是他一直无法忘怀的事情。

有没有悔恨他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那是第一次哭。

但是无论怎样都没法挽回苏沐秋渐渐微弱的气息。

苏沐秋已经快说不出来话,而叶修却不依不饶的喊着一遍又一遍的,说好了一起去看海,一起去看海。

少年没回答,只是递出了他最后的,苍白的微笑。

他说,请你替我去看吧。

带着沐橙去看看吧,不要等我了。

「要幸福啊,阿修。」


——阿修,我一直想看看海。

——大海的对面必定是幸福的彼岸了吧?

——到时候我们三个就住在那里吧,一直一直……


“你骗人!!!”

依旧是少年心性的叶修,终究人耐不住席卷了他整个世界的感情嘶吼出声,企图让苏沐秋再多坚持一会。

才发觉的感情,没能说出口的爱。

然而奇迹没有发生,

苏沐秋只是面带苦涩的瞌上了眼睛,再也没有睁开。


现在想起来,那必定是不甘和遗憾吧。


这也是叶修的遗憾。

连他最后的平静都被自己亲手夺去。


如果真的能如你虽说,重新再来,该多好。


十年,

他创造一个王朝,又将它倾覆,

他扛起新生的力量继续前行。

直到今日才得以完成这个相隔了多少时光的愿望。


可是这依旧是两个世界。

不属于过去的,同样不属于未来。

亦不会出现在现在。


「旅人身上缠绕着 死亡的影子」


涨潮了。


当夕阳彻底湮没在地平线的尽头,赤红转为了绛紫,深蓝色的星空终于得以与其融合。

叶修发完呆,回头准备按着原来的路爬下去的时候才发现,海水已经将所有的退路淹了个干净。

啧,看上去还挺深。

叶修不会游泳。

但是再不回去估计麻烦就大了。

——自己也会有这么狼狈的时候啊。

他一边翻着眼睛一边四顾着希望有个人来捞他一把。

很可惜,现在还呆着的人更少了,准确说是根本没有。

得,还是要自力更生。

于是在深思熟虑之后,他打算这么贴着岩石蹦哒回去,形象可以不管,命可不行。


风浪渐起。


波浪拍打礁石的声音响亮起来。白色的浪花飞溅。力道之大,足以将人卷起,送入这一片汪洋。

紧接着,背对着大海,不想春暖花开,正往回挪的叶修突然听到了迄今为止耳膜能感觉到的最大涛声。

还有肩膀上来回震荡的力量。

下一秒,他就失去了重心。

滑溜溜的礁石成了帮凶,借力把他甩了出去,扔给了那一片深不可见的海水。


知道吗,海洋中最可怕的永远不是表面,而是之下的暗流。


在呼出的气泡全部浮上海面之前,叶修在那一片深蓝里闭上了眼睛。

他所想的居然那么简单,如同刚刚放弃希望时一样不可思议的轻松。

——沐秋。

我现在来找你,还来得及么。


在视力彻底消失之前,叶修看见了模糊而遥远的海岸与天空。


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无形的力量汇聚成奇特的洪流,水涡展开。


「谁听从凡人的意志,将车线轮倒转,丝线回归,抵达原点?」


__tbc.__


评论(7)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