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yes

矢手摘星辰。

喜欢秦大甜♡也爱俏俏♡
头像来自一个四岁的ree。
web @Meyes1型病原体

【短篇】忏悔

忏悔

*短篇

*练笔

——————————————————

这一周的礼拜日就要结束了。

接近傍晚,天气并不好。虽然没有下雨,也是被胡乱铺上了阴沉沉的颜色,一点都不均匀,更像东一块西一块缝在天空上的丑陋补丁,挡住了阳光。

广场上的旗杆在风中摇摇摆摆,随时都要倒塌了似的。一群肥大的灰白色鸽子,从显得低矮的东南那头顺风飞来。

西边教堂的大理石没有余晖去点亮,显出奇异的灰色来,投影毛毛的四散在地上,一片黯淡。

稀稀落落的人群从教堂前结伴走过,却没人有兴趣抬头瞟一眼站立在十字架上苦苦守望的天父。

后面那块小小的墓碑区里,有黑色的乌鸦扯着喑哑的喉咙彼此拉扯着一拥而起,吵吵闹闹的四散开去。

教堂内,身材肥胖臃肿神父就着闪烁的烛光昏昏欲睡,油腻的头发中隐隐约约透着头皮的粉色,长而宽的黑色布道袍垂在地上,很久没洗的边子翻卷了起来,露出里头肮脏的灰尘。几个修女挤在门廊里叽叽喳喳的说着闲话,比鸟雀还烦,不知道是谁讲了个乐子,顿时闹哄哄的笑作一团。

至于那正中的大理石雕塑,一看就知道是粗制滥造的工艺品,耶稣脸庞上没有半点灵气,来自凡人的感情倒是充沛。

达那特斯——他是个扫地的杂工,正握着长柄扫帚沿着走廊大门一下一下的扫着地,将污垢和尘土从这个本来就不怎么干净的地方清理出去。

说来奇怪,他来这里工作很久了,久到他自己都记不清过去了多少年,但是不管每天清理的多么勤劳,地打扫的对么干净,来的人再少——第二天依然会恢复成乱糟糟的,肮脏的模样。

所以他要不停的工作,不像那些圣职者总能得到不少空闲。

今天也一样。

也许过不了多久,他就可以结束这漫长而无聊的一天了,然后准备开始另一个一模一样的明天。

可就在他一边想一边工作的时候,从外头突然闯进来一个步履匆匆、风尘仆仆的中年男人。

也许是中年吧。

虽然看得出来他的皮肤依然平整,却是灰暗无比。本来金棕色的头发也夹杂了些褪尽色素的灰白头发。他的穿着虽然整齐,但绝不光鲜亮丽,甚至可以说是灰扑扑的一片。

他急切的跨过大门,三步并作两步的跑过收拾过的走廊,穿过门洞前眼神惊愕而厌恶的修女们,冲进了教堂里。不顾那些沾着灰尘的长椅,面无表情俯视着一切的雕塑,忽明忽暗的香烛。

当他跪倒在那教父面前时,动作的时间又像是被无限拉长一样的缓慢。

达那特斯往前挪了挪,举着他的扫把也跟了进来,因为里面没来得及打扫干净。也许更多的,他只是想看看哪个蠢蛋会为了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来这教堂祈祷。

他毫无顾忌的走了进去——那些修女根本没有正眼看他。

男人正在颤颤巍巍的合十了双掌,面带急迫的念叨着什么,好像这样谁就能解救他一样。

达那特斯只看见了他的膝盖在还没来得及打扫的台阶下蹭出两个圆形来。除了这些他一无所获。于是他继续往前,明目张胆的坐在了耶稣像下。

神父终于被那男人发出的嗡嗡声吵醒了。

他用裹着黑色宽袖子的胳膊抹了抹印在那张本身就扁平的脸上,压出来的红色印子和口水痕迹,整理了神情,漫不经心的与那情绪激动的男人对起话来——下巴上的赘肉还时不时晃动一下。

“孩子,你有何罪要向我主……倾诉,不妨说给我听听。”

那男人顿时如同获大赦一样开始滔滔不绝的说起自己的经过来。他太亢奋了,以至于好多句子和词语都断断续续的,甚至前后颠倒开来。

达那特斯不以为然的挠挠下巴,但是他没有移动,依旧坐在原地听起了这个人的故事。

等他的腿都坐木了,这个人还没有啰嗦清楚。

因为过程太长,他简略的总结了这个平凡的人的经历:

男人叫做戴蒙。

原本是个普通的工人,他有个很好的朋友,他们在学生时期就认识,每天一起上课放学……一直到毕业也依然如此。

后来她喜欢上了一个女人。

那个女人也喜欢他(起码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但是当他打算求婚的时候发现,好朋友居然先自己一步,那个比他还没有长处的人,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居然把女人抢走了!

他很不高兴,不过嘴巴上也没说什么。但心里已经有了不满。

再往后,他找到了一份还不错的工作,至少可以养家糊口,有事还会有闲钱置办几件衣服。

他本以为这样很幸福,可是有一天,他突然失业了!

(真是个不幸的人,达那特斯叹口气。)

而他离开的时候遇到了那位朋友。

哦,他是来上岗的。

他抢了自己的工作!

他怎么能这样!

这个不幸的男人生气的想着,攥了攥拳头。

后来他依然没能找到工作,不巧他有在街上遇到了那位衣着光鲜的朋友——他早就换了工作,现在已经是公务员了。

那他为什么抢我的工作?

男人愤愤的想着。

他总是夺走属于我的东西!

他为什么不夺走我的死亡呢?

可怜的先生,他的心已经被这个世界磨的变质。

“一定是我的召唤来了撒旦……一定是!一定是!哦——我是个多么恶毒的人啊!为什么呢……他是我的朋友啊,我怎么可以那么诅咒他!”

听到这里,达那特斯不由得捏了捏手里那杆那杆长长的木柄。

“……那块小石头就是那个时候掉下来的,哦天呐,死神也同我作对……那天的风真的很大……本应该是落向我——却砸到了他!”

上天决定的,岂是人能改变的?

“他死了!他死了!你知道血液淌在地上的感觉吗——我真的很像把它们聚拢重新放回他的身体……可是我办不到……”

啊啊,可悲的人性啊,自始至终都烙刻着无法抹去的自私怯懦。

“我逃走了……那个时候他明明还有救……”

或许这位先生真应该去天堂或者地狱走一遭——达那特斯想着,身体已经站直。

是时候去做自己本分的工作了,光在这里无所事事的打发时间不是他的性格。

可是那人接下来的话又一次制止了他将要移动的身体。

“都是我的错,我的错啊……”

男人痛哭流涕。

“如果不是我的话他就不会死——一定是我害得他,他走向冥河!我也应当谢罪……”

不,先生。

达那特斯在心里默默反驳,冥河彼方的地下世界可不欢迎伪善嘞。

最后,这个哭哭啼啼的人终于被胖教父用带着同情和安慰的三言两语给打发走。

达那特斯也终于拿着他不离手的工具跟在他身后一齐走了出去。

在他们的身后,教父怠倦的打了个哈欠,回到了那张隐匿在昏暗的圣人阴影下的布告台。

这个男人则是站在教堂门口,用一种绝望的,却温和的声音,不知道在和谁讲话。

“我将以死谢罪。”

站在他身后的达那特斯耸耸肩膀,不作什么评价。

也许这个人再也没法走进教堂啦,那么应该颂以永别之调吧。

男人离开了。

西边终于透出来的一点点快要完全沉默于大地的太阳,将男人的身影拉的很长很长。

过了很久之后,也许有半个世纪吧,连构筑教堂的大理石都已经化为了齑粉。

达那特斯终于喃喃开口:

“这是我几个世纪以来,见过的最善之人。”

“也是最恶之人。”

人总是爱用子虚乌有的内心之恶束缚住自己,此人尤甚。

“哦,难怪上帝那老家伙早早抛弃了你们……要是我估计也一样。”

“现在,我也该离开啦。”

他回头看看这个沉浸在黄昏中的世界,和被夷为平地的大教堂,不带一丝留恋的转身。

捏着他那终于恢复原状的长柄镰刀,套上久违的黑色兜帽,乘着骷髅马车,随风而逝。

再不复回。

只有乌鸦的尾羽依旧在风中飘荡。

___fin.

——————————————————

部分解释:

*达那特斯:其实是西方死神的名字。
*damen:魔鬼。

因为写的不怎么清楚而且含糊。大概说说个人见解。

一直以来,不断发展的世界其实是最初那纯净世界没落消失的过程。

而人们追逐着愿望最终偏离了本来的直线。

处在黄昏中的世界,在我看来就是希腊神话中的黑铁时代。

最终会走向消亡。

人们的信仰从最初的真挚到形式再到彻底倒塌就是这样一个过程。

不管是教父,修女,还是忏悔者。都是世人的虚伪外皮。

所以创造世界的诸神离去了。只留下死神日复一日的清理着世界上日渐积累的灰烬。最后厌倦了一切的他也离开了。

人类不再死亡。

就是这样的故事。

我们的科技终会有一天能发展到能让人的寿命延长几倍甚至于不死的阶段。

但是到那个时候,社会的支柱,精神,又会怎样呢?

应该忏悔的人又是谁呢。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