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yes

矢手摘星辰。

喜欢秦大甜♡也爱俏俏♡
头像来自一个四岁的ree。
web @Meyes1型病原体

【全职/伞修伞】在遥远的世界<下>

*伞修伞only

*时空jump有,年前有,人物死亡有,戳雷致歉

*私设重 文笔渣 错字多 逻辑乱 胡扯淡

*ooc&bug可得兼

*一切以心证为主心证为辅……(gun

ready?

go.

——————————————————

Ⅳ.

清晨。

窗外静静流淌的金色阳光沿着窗棂渗透进来。不大的屋子顿时淹没在了一片暖流中。

现在正是春夏交接的时节,天亮的早,不到七点钟的太阳已经爬了很高,外面的天早就亮了。

带着早上特有潮气的微风忽而掠过,那已经被拉开——或者根本就没有合上的,看似厚实的窗帘经不起这一下,边角被翻卷起来,啪嗒啪嗒甩了两下。

“呜——好亮……”

这声音带着少年特有的鼻音,和没睡醒的困倦。

一个黑色短发的少年,从那张木板床上爬起来,睡眼惺忪的瞅了眼明晃晃的屋子,撇撇嘴,顺手一拍旁边依然躺着动都不动的人。

“喂沐秋,你那宝贝妹妹昨晚又看星星没拉窗帘——”

“嗯……”

苏沐秋这阵子依然处在半梦半醒的混沌地带挣扎,根本没有要搭理他的意思,叶修的骚扰也只是让他砸了砸嘴,翻个个儿继续呼噜。

少年一看,这睡得雷打不动的顿时没辙了。但他现在已经算是完全清醒了,于是就彻底的坐直了身体,眼神来来回回漫无目的的四处乱扫。

然后看到的东西吓得他差点跳起来。

离自己不远的地方,站着个成年男人。

这谁?

这是他的第一个反应。

等等难道是贼?

这是第二个反应。

……这破地方居然还有贼来?

这是他脑袋里最后成型是想法。

其实那个成年男人也是蛮糟心的。

你看,掉海里也就算了,莫名其妙跑到了个熟悉无比的地方,然后被曾经的自己用那种鄙夷的眼神从头到脚打量个透,搁谁身上都有那么一种深深的复杂感。

虽然,这种复杂放在叶修身上,可能就变成了想跑去jjc刷遍全场的动力。

来,叶修大大,点根蜡。

对,这个男人就是叶修,此时依然处在“老子为什么会穿越”这个问题带来的操蛋中。

和他一样操蛋的还有一个人。就是那个目睹了叶修想点烟但是半天都没掏出什么来的黑发少年——也许我们可以叫他少年叶修。

这种感觉绝对不是因为那个男人,长了一张他特别熟悉的脸。

这张脸在他每天早上洗脸的时候都等从镜子里看到。

“所以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叶修摸了摸下巴,回答的十分坦荡:

“我是你爸。”

一个枕头飞了出去。

Ⅴ.

“所以说,你,是未来的我?”

少年叶修一脸无语的看着眼前这个吊儿郎当的家伙,自从开始听这人说自己的来历,他内心的咆哮几乎没停过。

我靠,穿越?

这是什么山寨网游的设定。

我靠,未来的我?

未来的我怎么会是这个德行。

心疼一下被年前嫌弃了的叶修大大。

不过他总归接受了这个鬼畜的设定。

他能看见的,是阳光穿过了那个“未来自己”的身体。

其实这件事情叶修早就注意到了。他在少年时代的自己醒来之前,就已经发现自己没法拿起任何东西。

桌子上的木质相框,熟悉的账号卡,盛着清水插了不知名小花的玻璃瓶。

无一例外的,在他的手掌接近时,穿梭而过。

看来他是被注定了,无法改变什么。

难道这一程的意义,真的只限于再次目睹一切的崩坏?

正当两人都沉默着思考自己事情的时候,苏沐秋轻轻嗯了一声,眼皮抖动几下,就要睁开。

少年叶修愣了一下,然后满脸惊恐的让叶修赶紧出去或者找个地方猫起来。叶修懒洋洋的看他一眼,不紧不慢的开始往外面走。

动作那个慢呀,看的少年叶修都像把他直接扛起来扔出去——当然,他一介死宅,只能想想而已。

其实叶修是不大愿意走的。

他更想让苏沐秋看着他,问他一句你是谁。

哪怕是只有一眼,一句,也好。

但这些都不会发生。

宇宙和世界的力量是平衡的,他通过裂缝穿梭到了过去,因此,也失去了实质的身体。

历史不会被改变,总有微小的力量在进行调节。

他知道。

可是那个时候的苏沐秋不知道。

在叶修背过身的时候,苏沐秋就已经醒了。他和往常一样爬起来,刷牙洗漱穿衣,然后打算去叫醒他的宝贝妹妹。

他根本没有看见屋子里多出来的另一个人。

他看不见叶修。

——他甚至不知道未来叶修的存在。

而少年叶修却能看到。

从他的视角看去,能轻而易举的发现,未来的自己正平静的看着苏沐秋。

眼神专注而温柔。

在晨间的光晕里,连带出如水的情愫,被刻意抹消过的,掩藏的哀伤。

如同看穿了一个世纪。

突然他的心情难受了起来,莫名的感觉一阵阵泛上心头,有什么东西沉重的压在心上,仿佛又什么即将失去一样的——

“喂,阿修?”

苏沐秋回过头来,眨眨眼睛有些奇怪的看着愣住的少年叶修。

“不,没什么。”

少年叶修笑笑,捞起了搭在椅子上的外套,意味深长的瞥眼未来的自己,径直走开。

关门声响起。

也许时间已经过了五分钟,十分钟,还是半个小时,

叶修依然站在原地。

他觉得奇怪,明明他已经快要忘记关于苏沐秋的一切,现在却捻熟的如同刚刚度过的昨天。

刚刚他看过了日历,现在是2015年。

距离那场大雨,还有一周。

Ⅵ.

桌上塑料时钟的指针一圈一圈,时间过得飞快。

叶修伸手,想要用自己的手指卡住这些日夜不停远转的齿轮。

他没能如愿,自己的身体还是像以前一样,沿着这没有生命的轮廓轻轻擦过。

——无论是钟表也好,命运也好,从来不会停下它们行走的脚步。

他突然觉得有些累。

哪怕是肩负兴欣走过这漫长一程,也没有如此感觉。

那是身为普通人的无力感。

不是所谓的“大神”,不是什么参赛队的队长。他只是一个连自己生命走向都无法预知的普通人。

——更无法改变苏沐秋的命运。

叶修是喜欢苏沐秋的,高于友谊的那种。

也喜欢了很多年。

哪怕是再也看不到那身影的时候。

他没想到自己再见到这个人时会这么平静。

就好像在看一张年代久远的照片那样,毫无波澜。

在未来的世界他想象过。如果再见到苏沐秋,一定要紧紧的楼住他,大声的告诉他自己没能说出口的心愿。

可是到了这里一切就都变了,尤其是他刚来的时候,第一次用第三人的视角,看着那两个熟睡的少年时,他就知道,这个苏沐秋,是属于过去的。

他长长的叹了口气。

算了,如果说上天非要捉弄他,让他在故地走一遭,但能见着苏沐秋,他也认了。

视线又回归到眼前咔哒咔哒直响的指针。

叶修再一次伸出手来,不过这次他没接触那钟表,只是像是要泄愤一样的,做了个“击飞”的动作。

钟表应声而落。

细小的零件从那具老旧的躯壳里涌出。

——除了那根还在不依不饶跳动的针。

叶修愣在了原地。

Ⅶ.

苏沐秋和叶修又吵架了。

也许是因为进入夏季的原因,人都格外烦躁。

何况还有加入战队这种“大事”压在他们肩头。

叶修在一边看着,什么也没说。

当少年叶修半夜迷迷糊糊起来找水喝的时候,他在那扇窗户倾泻的月光下看见了浑身染着银白的未来自己。

他回过头,用不带疑问的笃定语气问到:

“你,喜欢沐秋吧。”

少年叶修看上去没有反应过来,点点头,又摇摇头。

叶修也不急着什么,便走过来,用他那透明的手掌拍拍少年并不强壮的肩膀,告诉他要加油。

直到第二天中午,少年叶修想起这一点点模糊的印象,也没能理解到底是什么意思。

无意义的争吵越来越频繁,关于未来的宏图大志,关于彼此操作的疏漏。

青春期的少年能为一点小事不停斗嘴很常见。

好在过一阵子就又会和好。

——那天的雨下的很大。

Ⅷ.

苏沐秋摔门而出。

铁板刮擦门框的巨响打破了屋子的平静。

连在里面写作业的苏沐橙也小小的惊叫了一声。

少年叶修一个人对着禁闭的大门发呆。

他拒绝了苏沐秋。

那种若隐若现的烦闷让他几乎发疯。

——明明自己是拒绝了对方的喜欢,可为什么又会如此难受呢?

好像真的会失去什么一样,让人不安。

他想起了那天晚上未来叶修的一句“加油”。

说起来,未来的自己已经很久没和自己说话了啊?

少年叶修左右张望着,然后他看见了满脸肃穆的另一个自己。

他顺着未来叶修的目光看向外面。

乌云密布,大雨倾盆。

水雾笼罩了几乎整个城市。

沐秋,带伞了吗?

“叶修。”未来的叶修突然开口。

用自己的名字称呼其他人是件很难受的事情。

而且还是对着曾经的自己。

少年叶修不明所以的抬起头看着他。眼里印着灰蒙蒙的天空。

“你为什么要拒绝苏沐秋。”

少年叶修愣住了。

“因为……”

如果是我自己的话,你应该能理解我吧?

“家庭是吗。”

对啊,如果真的能幸福的执起彼此的手,我又有什么不愿意呢?

“如果之后被迫分开,会更加痛苦不是吗。”

——我想看见幸福的他啊。

沐秋那么优秀,那么坚强。

以后一定会得到自己的幸福的,对吧?

Ⅸ.

少年在无法遮挡的雨水中奔跑。

大片大片的雾气从他身体两侧经过,像是冷酷无情的旁观者,嘲笑着他磕磕绊绊的路途。

但他的脑子里,只剩下了不久前「未来自己」的话。

“如果你现在不说出口——”

……就再也来不及了,是吗。

——不!不要!

仿佛装上了无形的墙壁,仿佛冲进了即将凝固的寒冰。

在身体剧烈的震荡之后,他停下了脚步。

当眼中溢出的感情化作支离破碎的琉璃,沾湿了苍茫干涸的大地。

将殷红扩散。

将生命的消逝停止在沙漏流转之间。

时间定格。

雨珠静止在天空的间隙,静止在两人相隔的时空。

世界变为无色,一切成为灰白。

清浅的水幕铺散在脚下。

能延伸向何方?

有个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安静地讲述一切。

“我只能做到这里了。”

只能。

他狠狠的闭上双眼,身体化为星光碎片,随风而逝。

——我是来自未来的你,我看得见你的一切。

也许你会恨我。

但是作为同一个人,至少你会理解吧。

少年叶修看见了横在眼前的车轮。

这样也好。

他好像看见了一切一样,竟然露出了放下一切的微笑。

「沐秋,你要好好活下去。」

“苏沐秋。”

“我爱你,一直一直。”

人在死亡的瞬间,思念将会变成不能解释的力量。

——引导着逝者们,走出他们心中无法割舍的牵。

叶修在落入海中的时候就已经了然。

于是在最后的时刻。

他以十年前自身死亡的代价,换来一个苏沐秋最后的笑容。

一切都是他自己设的局。

只为葬送自己。

一切都是。

Ⅹ.

——在遥远的世界中,我曾记得他笑魇如花。


_____在遥远的世界.fin_____

后记之类:

结果最后还是变成了意识流和奇妙的东西,戳雷致歉。

伞哥的存活意味着生命的相抵,世界上不可能有免费的奇迹。

如果苏沐秋复活这种想法,也行之后会写吧?

感谢观看。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