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yes

矢手摘星辰。

喜欢秦大甜♡也爱俏俏♡
头像来自一个四岁的ree。
web @Meyes1型病原体

【伞修伞】The Dream

*私设 如果伞哥没有英年早逝

*之前没有get到真名的称呼依然是“叶秋”

*微魔幻 半架空 意识流

*脑洞大 文笔渣 错字多 语死早 逻辑乱 胡扯淡

*bug&ooc可得兼

——————————————————

第十赛季终于结束,兴欣不负众望摘得桂冠。

苏沐秋想,我们真的可以走到这一步。

他和叶修,在十多年前相遇,一起奋斗,中间有分离有曲折,经过了那么多阻碍艰难,终于得见今日的一片辉煌。

但是他们都要离开的,他比谁都要清楚。

这次国家队的邀请,将是最后参加的盛宴吧。

我曾在离奇的梦境中走失,

谁能将我唤回最初的地方。


「The Dream.」


在很久之前,苏沐秋遇到了叶秋。

他那个时候并不知道这个自称叶秋的家伙究竟是哪家的大少爷,只知道这“小鬼”离家出走之后混的挺狼狈。

苏沐秋是个心善的孩子,也可能是因为他孤儿院的出身。

本着“一个也是养,两个也是养”的原则,收留了叶秋。两个人劳动肯定比一个人要有效率的多,使苏沐秋的负担减轻了很多。除了那种两口子带着一个孩子一起过日子的既视感之外,一切还是很好的。

每天刷着喜欢的游戏,和最疼爱的妹妹在一起,有个人在旁边陪着自己一起疯。

这样的日子,多好。

但是他们不可能一辈子这样下去,苏沐秋知道的,总有一天他们将会成为青年人,中年人,老人和故去的人。

怎么可能真的在这一场梦里永远停留。

他开始尝试制作属于自己的银武——那个时候散人盛行,但苦于换装备时的制约,没法发挥出最大的威力。

如果有一把可以变换形态的武器,该有多好。

他和叶秋两个人都是玩家中的高手,高手中的佼佼者,自然可以尝试更加深入的东西。却不想等他的框架终于做出来,就已经过了那么久——那张一级的小号注定不会再被使用,游戏上限的提高彻底破坏了一切预期的打算。

连叶秋都以为他会愤怒会不甘,而他只是笑了笑,把那张对他来说意义重大的卡片塞进对方手里,告诉他“不过是从头再来”。

苏沐秋觉得自己有时候真的是坚强的过分,有时候却欣喜的像个得了糖果的小孩。

随着荣耀游戏的发展,周边产业的建立也越来越迅速,终于国家认可了联盟的试建。

h市将要成立战队,名为“嘉世”。

取王朝繁荣,世代不朽之意,向他和叶修发出了邀请函。

虽然只是一张单薄的纸,但它真的承载了苏沐秋太多的感情。

终于可以站在那舞台之上,展示自己在普通人看来是白日做梦的希望。

应约,登记,注册,准备。

过程繁冗但却没有一丝怨言,身边的叶修也是如此。

他本来准备了打算用来比赛的女号「沐雨橙风」,叶秋却摇摇头告诉他不如用他原来那张「秋木苏」。

因为那才是真正记录了他成长风雨的账号。

后来,在前三个赛季。

叶秋与苏沐秋,一叶之秋和秋木苏,虽不是搭档,却成了联盟最耀眼的两个角色。

神枪手风衣猎猎,战斗法师长枪笔挺。

英姿勃发。

那真的是一个令人难以忘怀的辉煌王朝。

联盟发展迅速,各项设施和规则也越来越完善。

荣耀的发展同样是如日中天,走进了更多人的眼球。

嘉世开始接各种广告代言和拍摄片。

让苏沐秋奇怪的是,叶秋从来是能逃就逃。无论看起来是多么丰厚的报酬。

甚至是连正脸也没露过,新出的游戏周边上,叶秋的形象从来就是一团黑影。

苏沐秋看得出来老板的不满意。

但他没有想过去劝说叶修。

每个人都有自己不想吐出的秘密,他相信叶秋也是一样。

直到有一年,吃罢的年夜饭之后,苏沐秋,苏沐橙,还有叶秋凑在那个不大的阳台上,看着别人放出的绚丽烟火,都不想去看春晚。

于是为了守夜决定一人说一个故事,一直这么接下去,直到过了十二点。

苏沐秋讲了他原来和苏沐橙待在孤儿院的故事。

苏沐橙讲了哥哥照顾自己的一件小事。

到了叶秋这里,却卡住了。

苏沐秋记得叶秋只是静静的点了支烟拿在手里,却并不去抽。

那一闪一闪的红色火星在吵闹的烟火下有了寂静的味道。

叶秋说,其实自己是个大少爷,真名是叶修而非叶秋。只是为了荣耀偷偷跑出来了而已。

如果露面的话,就会被家里人找到。

最后他说,自己不想离开。

荣耀他是玩不腻的。

苏沐秋第一次安静了下来。

因为他也是。

除了没有那个在自己身后追逐的大家族之外,他也一样。

后来他开始默默的帮叶修挡住那些流言蜚语,为了让叶修,再久一点的,再久一点的,留下来。

而他自己却开始陷入每晚上不停纠结的梦境,在一片漆黑中无人拉扯。

终于,第四赛季苏沐橙出道。

女神气质加上够犀利的操作,顿时成了嘉世拉拢资金和目光的一张好牌。

针对叶修的各种计划看上去被暂时搁置了。

可是嘉世却再也没能得到一次冠军,一次次与那近在咫尺的辉煌失之交臂。

外面开始流行起叶修状态下滑的说法。苏沐秋本想辩解几句,却被叶修一个人站在窗前的背影给挡下了。

叶修说,这些都随着去吧,他改变不了什么,有人执意赶他离开,那也没有办法。

有的事情总要结束。

——有的人总要离开。

他没想到会那么快。

第八赛季,斗神叶秋退役。

他看着叶修的身影消失在雪地中,他看着自己的妹妹不顾一切的跑了出去。

他看着两个人在雪地上踩出两行脚印。

最终却只有一个人回来。

他的怒火卡在喉咙里,却无法发作。他的气血上涌,却没法使身体移动分毫。

他记得之前叶修的话。

这是早晚的事。

——照顾好妹妹。

现在的他们已经没有了当年那无拘无束的时光,没有了可以肆意张扬的空间。

当背负上重担的那一刻起,他们就再也回不去了。

苏沐秋觉得,为什么人生爱作弄他永远孤独,偏要为他加冕,赐予他那沉重的权杖。

第九赛季孙翔担任队长一职。

那晚的梦里,有个熟悉的声音不停的伏在他耳边念叨。

——永远不要奢望散了的人心重新聚起。早在多米诺被打翻的一瞬间就没有了挽回的余地。

苏沐秋不喜欢看孙翔那着本该属于叶修的账号卡,天天不可一世的样子。

但是他选择隐忍,他不能随意离开。

他还有妹妹需要保护,还要亲眼见证这昔日王朝的衰败朽落。

第九赛季嘉世名次垫底,进入挑战赛。

苏沐秋冷眼看着那挑拨者离开,消失在走廊尽头,他听见窗外刺耳的尖叫声不停,一波一波涌入安静的训练室。

肖时钦转入嘉世。

苏沐橙对待其他人的态度日渐恶劣。

但她会在晚上没有人的时候,悄悄伏在被窝里哭。

苏沐秋看在眼里,却没法走上前去拥抱她。

他用轻轻的敲门声将自己亲爱的妹妹拉回现实,然后蹑手蹑脚的离去,将身影隐匿与黑暗之中。

——苏沐橙在成长,苏沐秋也是。

挑战赛最后一场。

兴欣对战嘉世。

苏沐橙在最后跑进兴欣的比赛席位,在恍惚之中,她隐约看见苏沐秋将双枪毫不犹豫的对准君莫笑。

“在战场上的我们,只能是敌人吧。”

最终苏沐秋倒下。

苏沐橙才发现,这一年时间,自己的哥哥没有去过一次对面的那家网吧。

挑战赛,兴欣晋级,成为正式战队。

陈果打开门,看见了笑容灿烂的少年牵着妹妹的手。

“嘉世解散了。”

“我们加入兴欣。”

第十赛季,轮回对战兴欣。

苏沐秋没有上场。

这场比赛不需要他。他只是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

用看穿了时光的眼睛静静的凝视那绚烂的光彩。

似乎下一秒,他就可以坐在叶修身边,扶住他脱离的双手,将敌人再一次斩杀。

有一刻,他觉得自己仿佛站在赛场中央,看那血花飞散成深情的玫瑰。

不断的有人倒下,最后的天穹下只剩下了君莫笑。

他想起了当时自己将账号卡塞给对方时,那遗憾的表情。

“我给你留一场29胜的记录,等你去破。”

第十赛季兴欣夺冠。

叶修退役。

那晚苏沐秋终于梦见了那个曾经不停对着自己絮絮叨叨男人,手上拿的不知道是什么,挡住了自己的面孔。

他询问着,你满意了吗?

苏沐秋没说话。

他突然感觉脑子被什么卡住了,一片空白,就和他站立的这世界一样。

雾气渐渐弥漫,白色花瓣拂过他的脸颊。

他闭上了双眼。

我忘记了什么了吗?

再挣开眼睛时,窗外已是一片晴朗。

国家队的邀请已经发到,苏沐橙早已经跑去北京找楚云秀耍去了。之前不知道滚回哪儿的叶修居然又跑了回来。

说是看最后一眼。

苏沐秋不明所以的点点头,低头继续去研究那个代表着自己编号却又怎么都看不清的数字。

最后一群人来到了那片公墓区。

陈果跑去找她老爸谈心了,而叶修却没动。

苏沐秋问你不跟着老板去唠嗑你来这干啥。

叶修没理他。

他的表情变得柔和,向着一处树木茂密的地方走去。

那边一看就知道是老的墓地。

新建的地方还没长树呢。

“阿修,你去看谁?我以前没见你来过啊?”

叶修依然闭口不言。

苏沐秋突然觉着有些不安,他转头看了看四周,还是跟了上去。

他看见叶修捧着白色的雏菊,平放在一块天青色的石碑上。

那碑看着朴实,没什么太多装饰,四条直线两道弧,洗碑的师傅手艺倒是平稳。

他好奇的凑上去看,叶修也没拦他。

可是奇怪的很,上面的字不大不小,他就是看不清写的什么。

和早上一样。

——嗬,我真是见了鬼了?

他懊恼的想着,正要回头问问叶修这写的什么,就看见叶修眼中湿漉漉的水汽。

“沐秋,我来看你了。”

苏沐秋一下子愣住了。

世界变了。

他看见眼前铺了一地的红色花瓣,他看见了自己正在透明化的手臂。

青石的质感在指尖徘徊,被记录下的真实的一幕幕从他眼前掠过。

叶修加入嘉世,三连冠,苏沐橙的出道,他人的排挤,退役和复出,艰难的奋斗,最后的搏杀。

——还有金色的奖杯。

可是这些记忆力,没有他的影子。

没有。

一丝半缕的都不见。

除了那张唤作君莫笑的账号卡。

等等,账号卡?

他诧异的直起身子。

之前出现在梦里的男人正看着他。

撑着一把近乎透明的伞。

“你该清醒了。”

他的声音不知道与谁有着熟悉的重合。

苏沐秋再转身,不可思议的看向叶修,直勾勾的盯着他,似乎在等待什么答案。

“你已经离开了,沐秋。”

叶修走过来,指间夹着一支点燃的香烟。

那混杂着尼古丁特有气味的白色烟雾袅袅上升,像极了梦境破碎的边缘。

“去吧,别让我们再牵绊着你。”

苏沐秋低下了脑袋,再不吭声。

大概过了多久他不知道啊,只是那墓碑两边的白色雏菊,开了又谢了,新的骨朵长出来了。

苏沐秋突然就笑了。

第一次笑的不带压抑,笑的那么轻松,没有忧虑的,如释重负一样,把眼泪都笑了出来。

造化真的太弄人,他日日祈求将这一切负担甩开,结果就真的得到了一个虚无缥缈的真实。

一切都是自欺欺人。

“原来一切都是我的一场梦。”

可惜我没法陪你。

“对啊,我想起来了。”

灰色的城市开始颤动,一道道裂痕出现在它的钢铁骨架上,又转瞬即逝。

“这都是我的梦啊。”

数不清的白色碎片升腾而起,如极夜终于迎来了黎明。白色的候鸟和蝴蝶大片大片的飞向空中,蓝色的天空将一切包容。

起雾了,又消散了。

没有谁来过。

细小的水珠沾湿了整块石碑。

金色的阳光又一次照射下来,浸染了这个城市。

正如历史不可改变,苏沐秋依然在沉睡。

但是他做了一个梦。

终于圆了这个亏欠十年的心愿。

_______end._______

评论(2)

热度(24)